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
 

Home 关于我们  | 广告发布  | 邮购信息  |  创新篇   | 厨师人才  | 厨师交流  | 烹饪论坛
食苑杂谭  | 市场广角  | 技术交流  | 烹饪史话  | 烹饪课堂  | 地方风味  | 美味佳肴
家庭版 厨房诀窍  | 滋补药膳  | 健康饮食  | 煮妇巧手  | 大家谈    |

 家常菜   |

网上订购  

:::: 厨师人才库 ::::


:::: 烹 饪 商 城 ::::

烹饪书籍
烹饪厨具
服饰装饰
教学光盘

:::: 企 业 风 采 ::::


 

 

 

 

 

 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

鲤鱼钻沙
李秀鲁


“鲤鱼钻沙”这种饭食不知是不是母亲发明的,或许是她老家的一种乡间食品。她的老家原先属于贫困地区,我一直认为“鲤鱼钻沙”是一种穷人的饭食,而且肯定是穷人发明出了这种吃法。很多原料的发掘利用,很多吃法的出现,都与穷有关。像久盛不衰的四川火锅,不就是由亟需营养却吃不起肉的穷苦纤夫从江里捞起别人丢弃的畜、禽下货后发明出来的吗?
我不知鲤鱼是否钻沙,但“鲤鱼钻沙”这个名称却很有田园诗的美妙意境。它蕴涵着一种穷人笑对险恶命运的乐观。
我小的时候,家里是很穷的。全家7口人,就靠父亲每月56元钱的工资生活。最让母亲操心的,是一家人的吃穿问题。
那时候,由于肚子里缺油水,我们就特别能吃,母亲常骂我们是“饿死鬼投生的”。为了让我们填饱肚子,母亲经常步行到城郊农田里捡农民丢在地里的菜叶、地瓜什么的,常常在天黑灯亮的时候才吃力地扛着一个大麻袋,迈着疲惫的步子回到家里。
由于食物极其匮乏。我们吃过荷叶,吃过水草,吃过槐豆,吃过酒糟,吃过野菜……母亲的手很巧,能用少得可怜的东西做出很多花样来。她能用地瓜面和白面做出黑白相间的花卷和面条来;能用碎荷叶做出美味的菜饼来;能从干地瓜秸中提出淀粉来与其它粮食掺在一起蒸出窝头来。一直到今天,她炖的肉、鸡,包的水饺、大蒸包,做的酥菜,味道绝不次于烹饪大师。
记得有一天放学早,我回到家里,看到母亲正准备做饭。她掀开桌子底下放粮食的大缸的盖子,提出了米袋子和面袋子。我看到米和面都不多了,做一顿米饭或做一顿面条肯定都远远不够。我当时正饿,就担心地问母亲:
“娘,咱今天晚上吃什么呀?”
母亲想了一会儿,对我说:
“一会儿就知道了,一边等着去吧。”
我看到母亲把那仅有的一点儿面和成了面团,用擀面杖擀得薄薄的,切成了短短的面条儿,心里想:这一点儿面条儿够全家人吃的吗?让我自己吃还差不多。
不知为何又切得这样短。但我知道母亲花样多,也就没有问

 

这时候,母亲对我说:
“点着炉子,拉风箱去吧。”
那时住大杂院,每家屋门口都垒一个大锅头,既能烧煤,也能烧柴火。做饭时要专门有一个“司炉”,一边拉风箱,一添煤添柴。
我拉着风箱,看到母亲已淘好了米,在锅里倒了一点儿油,把葱花放进去一炝,一股诱人的香味一下钻进了我的鼻孔,我不由地吞了几下口水。这时,院子里其它风匣也“咕哒吐哒”地响起来了。
母亲在锅里加满了水,调好了口味,就把米下到锅里,对我说:“使劲拉!”
我一边使劲拉风箱,一边心里想:怎么熬稀饭又要炝锅?
等米煮熟了的时候,母亲把切好的短面条儿倒进锅里,煮了一会儿,待面条儿熟了,又放进去许多绿绿的菜叶……
待父亲和弟妹们回来,一大锅香喷喷、热腾腾的饭已经做好了。
这一顿晚饭全家人吃得兴高采烈,满头大汗,连连叫好。我问母亲:
“娘,这饭叫什么呀?”
母亲笑着说:
“这叫‘鲤鱼钻沙’。”
我默声想了想:哦,这大米是河底的“沙子”,那短面条儿就是“鲤鱼”了。还有那绿绿的菜叶,多像水里的浮萍啊。这名儿取得真好!
从那以后,全家人便经常求母亲做“鲤鱼钻沙”吃。这事已经过去几十年了,自食物丰足之后,我们也再没有吃过“鲤鱼钻沙”。但“鲤鱼钻沙”的特殊口味和吃时的情景,我至今仍觉历历在目。
我想,有一天我也许会开个小饭馆,到那时一定要把“鲤鱼钻沙”开发出来,或许能成为一道招牌面点哩。

 

编辑部电话:028-86696327  服务部电话:028-86268162  邮购部电话:028-86248819  广告部电话:028-86696895
版权所有  严禁转载否则必究!